作者:   日期:2013-07-24 【关闭】

圆梦——写在《记忆庐陵》成功公演之际

《崇文》白鹭洲书院学子舞



开场戏《喊船》


《珍陶》——吉州窑木叶天目盏

悲天恸地的《生祭文公》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注重唤醒庐陵人的文化自觉自信,滋养吉安经济社会发展的正能量。于是,有了4A级景区庐陵文化生态园、庐陵民俗园,有重放异彩的古村古镇古寺(刹),有连续两年直线飙升的高考成绩,有书、诗、画、歌、文、大剧院图书馆博物馆……可是,我们还需要圆一个梦——

这个夏天太热,但真正炙热的是吉安人对庐陵文化的情感认知,一台大戏,让无数庐陵儿女被浩瀚的本土文化彻底搅动征服!

以“崇文正气 开放图强”吉安城市精神为经线,以农耕文化、民俗文化、书院文化、陶瓷文化以及文天祥等富有代表性元素为纬线,大型情景主题歌舞《记忆庐陵》活态展现庐陵文化。15次成功公演,在吉安及周边掀起一阵“庐陵风”。

窖藏的庐陵文化被钩沉、提炼、演绎得如此栩栩如生、如诗如歌……让吉安人对这块土地有了更深沉的眷恋和归依。

吉安,终于有了一部可欣赏、可感受的活态庐陵文化品牌作品!


一场对庐陵文化的回眸与膜拜

吉安,孕育庐陵文化的人文故郡。千年书院、千年古村、千年古刹、千年古窑等是她历史荣耀。

那么,博大精深的庐陵文化,如何体现?如何让庐陵人能够“触摸历史的肌肤,感知历史的呼吸,从而知道我们从何处来,并应该到何处去。”一段市委书记王萍在庐陵民俗园的题跋,表达的正是吉安人多年来的忧思与期盼。

在普遍以追求GDP为要务时,同时能把目光投向文化,把有限资金投入文化建设,那是需要远见与勇气魄力的。吉安近几年建设的文化园、博物馆、城展馆等,让人们感受庐陵文化,满足精神文化需求,但那些都是静态、固化地展示。可欣赏、可感受的活态庐陵文化品牌一直未能打造。

这或许是个梦。

2012年年初王萍提出:今天吉安需要一台大戏来活态再现庐陵文化。

然而,要把书面记载及口口相传绵绵千年的文化,压缩进一个舞台作品里,不免让人望而却步。

有成效的舞台歌舞杨丽萍的《云南印象》仅以介绍歌舞原生态为创作卖点。而《记忆庐陵》这部作品面对的是浩瀚的庐陵文化,如何裁剪取舍?

庐陵文化2800年的文化积淀,是我们创作的源泉,而不应是拦路虎。当代庐陵儿女赶上了国家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市里打造"文化庐陵"的好时机,有了用武之地……编导手记摘录可以让人到创作者们心路历程。

“在阅读大量庐陵文化的文献中我们首先是触摸它的根脉,而后仔细攀枝拾叶,从可见可闻的具象事例里寻迹艺术抽象的表现”;

“用意象性的”记忆庐陵,庐陵是一幅画、一首诗、一座窑、一个人、一块匾“来对应庐陵的风俗、风韵、风物、风骨、风情,是冥思苦想后的灵光闪现”。

《记忆庐陵》于创作者们纠结与担待中渐成其形:以文章节义为主题,以育人、树人为隐线进行谋篇布局,分《喊船》《春晖》《书院》《珍陶》《正气》《永慕》六个篇章,呈现庐陵民俗文化、农耕文化、书院文化、陶艺文化、正气文化。

它,独立分章又浑然一体,它有别于“民俗风情”歌舞又有别于纯“歌与舞”。

它,通过一条古街不同时空历史变化,把庐陵文化中的农耕、婚俗、崇文、陶瓷、正气等记忆符号有机贯穿,一气呵成。

它,吸收融合了多种艺术形式:音乐、舞蹈、歌剧、采茶戏、民俗、说唱、书法、诗词文学等等,可以说,每出戏都有精妙之处。

让我们再看看《正气》这出戏吧:

这出戏首先巧妙借鉴永新盾牌舞的形式,表现文天祥抗元惨烈格杀场面。而后急转直下,文抗元失败被俘,途经庐陵,乡亲送行齐诵《生祭文》。“自古劝人生不劝人死”,可忠义节气的庐陵人以劝死成就一腔忠烈,生祭文齐声诵出……

十余场公演,场场满。有的人是克服了交通不便困难前来观演,有的人看一次又携亲带友再看一遍,这台戏成了庐陵文化教化孩子们的生动教材。文天祥就读过的白鹭洲中学和半江之隔的吉安一中的应届高中毕业生高考夺得佳绩后,集体观看,无数次报以最强烈掌声,这掌声,不正是一代庐陵传人的心志与心声吗?

专家权威们看了——

省社科院院长汪玉奇说,感谢吉安市委、市政府、编创人员,艺术传承了江西赣文化最核 心、最宝贵的部分--庐陵文化。它对于我们今天传承文化,实现中国梦,建设更加美好的吉安,是一部十分重要的教材。一周之内,他又带家人来再看了一遍。

省文化厅厅长郜海镭表示,《记忆庐陵》是一台不可多得的展示地域文化的作品。打磨的基础不错,尤其是利用本地的资源、素材、演员、舞美等,很了不起。

江西师范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李建德说,整个演出让我很感动,让我知晓了这段历史,这个名字很好,叫记忆,确实要唤起本地民众的记忆。

北京市顺义区委书记王刚观后感叹,过去只知道井冈山,但是看了这一台戏以后,对吉安、对庐陵肃然起敬,一个是对庐陵吉安厚重的人文历史肃然起敬,第二个对吉安这样的文化追求、文化的素养,一个设区市能够创造这样的节目肃然起敬。

省文联主席刘华说,去年参加庐陵文化园开园仪式,这次又来看过“记忆庐陵”,觉得这里很重视珍惜并不断挖掘文化资源,做了很多工作。 戏是一台完整的优秀的艺术作品,江西的一个舞台精品。

庐陵人被感动了——

李梦星是位师承刘文源教授、得到历史学家周銮书真传的本地庐陵文化研究者,他认为演出,也圆了庐陵文化爱好者和研究者的梦。二十年来,市内外专家学者获得了不少研究成果,媒体也作了推介。最希望庐陵文化能动起来,活起来,传开来。《记忆庐陵》基本实现了。

观众邱承萱说,看过云南的“印象丽江”,当时就觉得很羡慕,希望吉安什么时候也能有反映我们当地特色的文化艺术品牌,今天终于如愿了。

吉安文化人,为庐陵文化的自信自觉与弘扬,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

一场对庐陵传人的考量与历练

这台戏圆了吉安文化人的梦。

圆这个梦的过程,是对庐陵传人、吉安文化人的严峻考验与历练。

“做一个‘庐陵文化’的题材,其实是吉安文化人的一个梦想。”回顾创作历程,主创之一的欧阳亮说,很多年来,他们总想为“庐陵文化”做点事,尤其是一个舞台文艺工作者,总想做一台反映庐陵文化的舞台作品。编导梁萍茹这位烈士后人出席座谈会时含泪道:记忆庐陵圆了她六十年的庐陵女儿梦。

梦想的实现是需要条件的。一方面,市里的决策者对文化有着高度的自觉和自信;一方面文化体制改革的春风吹过,院校联动,本土艺术家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吉安当代文化人,已然具备了领略新风景的欲望与动能。

梦,不去奋斗与实践就是空想。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年多的创作,就是吉安文化人的奋斗与实践——

一台好戏,离不开一个好剧本。主创人员半年多,山村、古街、祠堂、山水、民俗……了解其中的文化精髓。查阅庐陵文化的书籍,还三番五次向研究庐陵文化的专家请教。

半年出第一稿。可团队讨论时全盘否认。

主创人员在泰和的一个山庄“闷”了一个星期,出了第二稿。市委主要领导看后,提了两点意见:吉州窑必须写;井冈山必须有体现。为此,他们又重新到吉州窑采风,阳刚的窑工、柔美的桑叶女,大火熊熊中呈现出在大英博物馆还有陈列的吉州窑工艺品,这就是如今呈现在观众眼前的《珍陶》篇章唯美画面。

为了表现井冈山,主创人员又下去采风!终于在安福找到灵感——安福县有“喊山”的民俗:各乡各户从四面八方将火把汇集到一个地方,这山能听到那山上“哦嚯嚯”的叫声。“这让我们找到了表现庐陵文化和井冈山的关系的载体。”创作者们通过遥远的呼唤,表达“正气”到“烽火”的内在联系,这些元素加之以声光电,终于完整地体现了庐陵文化。

《记忆庐陵》从排练到首演用时仅仅100天。演职人员全部本土化,130余人的演出队伍,堪称全省之最。

“演职队伍本土化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持续演下去,培养了一批演艺人才。”主创人员深有体会。可是这么大一支队伍难免水平参差。排练,否定。又排练,又否定。

还有场序撰词,也是个难事。担此任的是30来岁的王建民--这位连续三届白鹭洲文学奖得主,中国书协会员担任场序撰词。他说,平时的写作,笔随心行,有时洋洋洒洒近万字,但《记忆庐陵》首先是要简,每章的文字都限制在100多个字,每个字的推敲都费尽心血。我最后用意象性的“记忆庐陵,庐陵是一幅画、一首诗、一座窑、一个人、一块匾”来对应庐陵的风俗、风韵、风物、风骨、风情,是冥思苦想后的灵光闪现,是基于对庐陵文化辛苦啃啮后的悠然反刍。

梁萍茹告诉记者,《记忆庐陵》的6个篇章都经历了推翻重来的过程。如剧中的《哭嫁》排练时尝试过多种形式,最后采用的形式,与前面的热闹场景形成强烈对比。《正气》篇章令人震撼,其实也经历过多次修改。她说,“开始是用香炉来祭奠,想从仪式上来表现,但达不到悲壮感人的效果,感染不了观众。后来,想到用白布条,既是传统的戴孝祭奠方式,在视觉上有冲击力,又为舞蹈形体提供了表现力。”《学子舞》《励志舞》《火炬舞》等都不知道推翻重来了多少次。

对创作精益求精,可对经费开支,却是“吝啬小气”。据介绍,为了节约,戏里的火炬、鲤鱼灯、香炉、花灯等道具都是演职人员自己动手做的。一支火炬,买来小型电风扇,演职人员自己做成本是200元/支,而市场价格是2000元/支。为了以最小成本达到舞台美术设计最好效果,剧组人员呆在北京“磨”了北京团队负责人3天,使这笔开支缩减了近四分之一。

难怪有省城来的观众不太相信这台大美之剧只投入了300万元,在别处,少说也过千万啦。

听到这些细节,记者颇为嘘唏,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文化使命。吉安文化人以良好的精气神来挖掘、表现、展示充满精气神的庐陵文化,而又让这种文化作为自己奋斗前行的力量来源,这体现的是正能量。

一场对改革成效的礼赞与鞭策

没有文化体制改革,不搞院团院校模式,或没有这么台大戏。

去年,市委、市政府按中央、省里要求,走的是一条管长远、打基础、可持续的文化体制改革之路,一条院团、院校合作的道路。

市委市政府“把文化院团看作是财富而不是包袱,对文化工作者是尊重、是爱惜,让他们顺心顺意得到展示才华的平台。”改革后,文艺院校成为实训基地、平台,学校的教师可作骨干演员。有了公司的灵活性,事业单位的保障性。这次改革,走对了路,用对了人。

吉安本来有这样一批优秀的人才团队,也曾屡屡获国家大奖。在这种格局下,一台好戏应运而生就不足为奇。

记忆庐陵首轮公演圆满落幕了。但,庐陵文化的传承弘扬并未终止。

省委主管文化宣传的领导观演后看望《记忆庐陵》的主创人员,提出了进一步完善《记忆庐陵》的意见建议。肯定这是一台非常不易的演出,通过一年多的创作、短短几个月的打磨,就能拿出这么完整的一台戏,确实不易。这台戏结构完整、基础扎实、反响不错,赢得不少专家、领导的认可,希望进一步注重细节,不断打磨,找准机会“走出去”。

怎样走出去?这位专家型的省领导对主创人员语重心长——吉安出了精品,你们几百万就出了一台大戏,吉安上下叫好,充满正能量。但你们可能会有新困惑,要让这台戏走向更广更高舞台,就一定要走市场。要经济核算,你们到了吸引外资的时候了。要以资本为纽带,以市场为导向,以两个效益为目的。他期望,吉安的《井冈山大型实景演出》及《记忆庐陵》要走出去,我们会支持!

文化产品只有在流动中才增值,只有让人民欣赏才得到检验和效果。

省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负责人也说:对这样一个能够极大地激发文艺院团活力、打造旅游与文化融合的作品,省文化厅将给予鼓励和大力支持。省文化厅将通过全省的演艺院线联盟在全省巡演。

真是发人深思,给人鼓舞,说到了吉安人心窝里。已经给我们指明了方向,鼓足了劲。我们下一步要按照“让其他地方甚至全国全世界人都能看明白、都喜欢的标准”来继续打磨这台戏。通过省内文化口的院线联盟,先走省里各剧院,再通过保利集团的院线,努力让其走进国家大剧院,走向全国。

吉安的文化企业,到了闯市场的时候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江西省艺术节公演”这个赛马场,剧目主创人员在公演后,根据专家和观众的建议和意见,正对剧目不断打磨。他们要将新干的青铜文化和青原山的禅宗道教文化呈现剧中,但目前还没有想到合适的舞台表现形式,相信他们的努力能出奇迹。

庐陵文化,最早提出概念并论证的,或是井冈山大学的刘文源教授,那是1996年。2001年左右,吉安籍历史学家周銮书力倡之,并多次在吉安演讲。近年渐有较大响动。

如同今年吉安再夺优异高考成绩标志着吉安崇文重教的胜利,对于宣传庐陵文化而言,《记忆庐陵》的面世应有里程碑的意义。她是吉安的一张名片。

虽然省里社科专家评价,这台戏“传承了江西赣文化最核心、最宝贵的部分—— —庐陵文化”,不等于庐陵文化就已经被公认为一种名文化。也不等于说更多的人立即会认同“庐陵文化是赣文化的最核心最宝贵部分”,让庐陵文化走向更广天地、更高层次,是当代庐陵人的责任。变机制、走市场则是必由之路。

吉安风骨、精气神、正能量滋养下的全面建成小康之征程正一路好景。有庐陵文化深厚底蕴的、井冈山精神宝贵基因的这方土地这方人,定会有所作为。 ■本报记者沈志平、张晶、郭文宇/文沈志平、曾謇/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